鑫航集運物流

您所在的位置 首頁 民生 消費警示欄

不能隨時出發旅行,“隨心飛”別亂買了!

2020-08-20 09:29    中國新聞網

  中新網客户端北京8月5日電(張旭)最近,“隨心飛”成了航旅圈的熱詞。繼東航、海航、南航等航空公司之後,在線旅遊平台也紛紛入局,推出類似產品。

  “隨心飛”為何引來如此多玩家,消費者又該不該出手搶購?

  航司與OTA紛紛入局,“隨心飛”成熱門

  最開始是東航推出了“隨心飛”,接着包括海航、春秋、祥鵬、中聯航、川航、南航等航企等紛紛跟進,目前已有10餘家航企推出類似系列產品,如南航的叫“快樂飛”。由於搶購火爆,海航服務器還曾兩度崩潰。

  “隨心飛”類產品的市場反響如此熱烈,不僅引得航企紛紛參戰,也讓OTA(在線旅行平台)們動了心思。

  飛豬表示,該平台在7月15日推出的“66元飛全國”機票將再次加量,活動時間延長到8月13日。消費者購買該產品後,所有500元以下國內機票可直接減至66元,不限航司、不限航線、不限出行時間。

  近日,攜程、去哪兒網則宣佈上線發售跨航司的無限飛產品。這兩個平台上線的產品均為奧凱航空、青島航空及瑞麗航空三家航空公司聯合推出的“週週小長假”產品,適用日期為2020年8月5日至2021年1月25日的航班。

  據去哪兒網總裁勾志鵬介紹,這是首次由三家所屬不同航空集團的航司聯合推出套票產品,覆蓋的熱門航線涵蓋了天津、青島、昆明、成都、西安、長沙、哈爾濱、三亞、海口等國內熱門旅遊目的地。購買產品的消費者可同時兑換三家航司國內自營航線的經濟艙機票,不限飛行次數。

  攜程方面表示,其在7月29日晚的直播中,首次上新了2980元的上述“週週小長假”產品,限量4000套,開售即遭熱搶。

  同程下線“任我飛”,或因觸動航企蛋糕

  OTA平台和航企紛紛入局,但同程旅行卻開始便折戟沉沙。

  7月30日,同程旅遊宣佈推出“同程任我飛”產品,產品針對年底前出行日期為週六、週日1000元以內的經濟艙機票,不限航司,不限次數,價格為1999元,有效期內未使用可以全額退款,使用該套餐還可享受同程旅行與航司的雙份里程積分。

  然而在開放支付訂金當天,同程旅行卻發佈公告稱,因技術原因中止,此舉引發廣泛關注,也讓有意購買的用户不滿。

  業內人士指出,同程旅行此次活動原本打算自己補貼讓利,但因同程旅行的套餐價格低於航空公司此前活動價,航企不能接受。

  為何攜程、去哪兒和飛豬三家可以推出“隨心飛”類產品,同程旅行的夭折了?李及李數據分析公司創始人李瀚明指出,同程旅行的產品的最大問題,在於它搶奪了航企的資金流入口。

  “去哪兒和三家航空公司的合作中,去哪兒只是渠道的角色,這種角色下OTA需要承擔的風險為0;飛豬的66元性質是單次使用的優惠券,並且設有限量,航空公司面臨的壓力也較小。”

  “航空公司之所以構建‘隨心飛’類產品,是為了讓旅客提前預付一部分資金。但是,同程的做法直接將航空公司的預售回款期大幅度縮短——從‘購買隨心飛’的那一刻,轉移到了‘兑換機票’的那一刻。航空公司和同程翻臉是意料之中。”李瀚明説。

  李瀚明告訴中新網,早在非“隨心飛”時代,航空公司就在“提直降代”,爭奪直面客户的“入口”。如今“入口”之爭的白熱化,除了關係到客户資源以外,還多了現金流的考慮。目前旅遊航空業被疫情影響萎縮,現金為王必然是航企的大趨勢。

  “隨心飛”未必能隨心

  雖然“隨心飛”搶購火爆,二手交易平台上也被屢屢加價,但“隨心飛”未必能隨心。

  航空公司“隨心飛”類產品的各種限制條件直接影響了旅客的使用體驗。如,可兑換的航班日期的限制。多家航空公司將國慶假期排除在外,即2020年9月30日-2020年10月8日旅客無法兑換使用。而國慶節正是大部分上班族少有的、可以自由自配的時間段。

  而且,很多“隨心飛”產品僅限於週六週日兑換,也就是説如果在某個週六前往目的地,要麼選擇在週日回來,要麼只能等到下個週六週日才可以踏上歸途。

  上海的林雪(化名)在嘗試了“隨心飛”。她週六出發去重慶和朋友吃火鍋,周天回來。“好不容易換票成功,然而上海到重慶的機票只有晚上才有,週日回到上海又是半夜。”

  體驗下來,林雪覺得“隨心飛”沒有那麼隨心。“這個時段機票本來就不貴,沒便宜多少錢,要是沒換成票反而還得虧錢。最主要的原因,這一趟下來太累了,和之前想的度假很不一樣。”

  搶購“隨心飛”難,搶機票更難

  航企給“隨心飛”類產品的座位數量也有限制。如,海航每個航班可預訂座位數量為20個,並提醒旅客可能存在兑換不到的風險;春秋航空稱,保證每個航班限兑不少於20張機票名額,但具體可預訂座位不確定。

  有消費者反映,原本買“隨心飛”類產品時想得很好,週六早上去,週日晚上回,但因為購買產品人數眾多,機票很難搶(兑換)。另有消費反應,“隨心飛”類產品在一些城市之間沒有直飛航班,需要中轉,從出發城市到目的城市就得花10多個小時,甚至隔天才到。

  “‘隨心飛’得花三千多塊錢。我一年也就五天年假,出去一趟要是全用掉有點可惜,所以估計還是得自己另買機票回來。”原本打算購買“隨心飛”的張伊寧(化名)在計算了假期和機票價格之後打消了購買“隨心飛”的念頭。

  “‘隨心飛’這種通票類產品,最怕的是超售。對於OTA來説,意味着需要以高價向航空公司買入機票,也就是現金損失;對於航空公司來説,則意味着航空公司需要安排旅客改簽。無論是航空公司還是OTA,在設計隨心飛的時候都必須謹慎地考慮超售的風險,才能讓用户使用中更滿意,飛起來更隨心。”李瀚明説。

  航班取消退票難,客服也沒退票的權限

  青島市民李先生用“隨心飛”兑換了7月4日的兩趟航班機票。但沒過多久,東航發送了航班變動提醒通知,其中一趟航班因疫情取消了。李先生按通知提示,通過東航APP和東航官網申請退票,結果因為系統原因,都無法操作成功。他撥打了東航熱線電話95530,客服沒有直接退票的操作權限,根本無法解決問題。

  “使用‘隨心飛’的過程中,沒有得到愉快的體驗,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遇到問題。”李先生説,他花大量時間致電客服詢問,又要準備各種資料傳給客服,最後還解決不了任何問題。

  “‘隨心飛’,不是任何人都適合購買”,有民航業人士表示,低價也不一定值得購買。對於大部分無法在下半年隨時出發旅行的消費者而言,折扣經濟艙已經足夠划算,與其為不確定的行程買單,不如將錢花在刀刃上。

  你買了“隨心飛”類產品了嗎,是否已經使用?

  (鑫航集運物流編輯 宋丹)

反侵權公告:

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》、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等法律法規,未經書面許可,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,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。為規範網絡轉載行為,制止非法侵權轉載,本報社鄭重公告:

一、任何單位或個人,在任何公開傳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權歸屬於江城日報社(包括《江城日報》、《江城晚報》、《家庭主婦報》、《都市新報》、鑫航集運物流、吉林烏拉圈等)的原創內容,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面授權;

二、對侵犯江城日報社(包括《江城日報》、《江城晚報》、《家庭主婦報》、《都市新報》、鑫航集運物流、吉林烏拉圈等)著作權益的違法行為,本報社將採取一切合法措施,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,包括但不限於公開譴責、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舉報、提起訴訟等;

三、對於各類非法轉載行為,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:

陳律師(法律顧問)0432-62099222

武文斌(版權合作)0432-62523496

文檔附件